佳霖的班導師在聯絡簿上;洋洋灑灑的寫下關於佳霖幾個需改進的缺失;語氣幾乎呈現許多的無奈……『今天與佳霖溝通:不要害怕承認自己的錯誤,馬上道歉、不可找理由或生氣的方式解決。最近發現佳霖和同學衝突,常是因為他未口說好話,大聲且不客氣的語氣、甚至罵人,讓小朋友很不舒服。有時還會動手打人喔!請家長在家用溫和的語氣示範與他再溝通,並要他了解他人的感受喔。加油!』真正令我難受的是後面那一段話,好似我們是一對習慣使用打罵來教育自己孩子的父母!說真的,當下我真的怒氣難消……。

我的一股氣直升腦門,心想:佳霖真的是一個無可救藥的孩子?否則老師怎會用一整篇寫下近百字的評語。我不想在孩子隔天還要考試的當頭撂下狠話,畢竟氣頭上所說的任何話語,都只會留下日後難以抹滅的舊傷痕。我只淡淡的跟老婆說:要不是老師對佳霖有某些調皮的先入為主看法,就是佳霖真的犯了老師太多大忌?我一反常態的只在欄位上簽上名字,其餘一個字也沒寫。我想:我是該好好冷靜下來,面對自己孩子造成老師不耐煩的種種事後解決之道。但我看得出來:我的沉默,反而讓佳霖知道一向溫和的老爸也有『嚴肅不語』的極至表達。

隔天,我選擇撥電話給佳霖的安親班李老師。一來先了解佳霖在安親班時,是否也有這些現象發生,二來也想聽聽安親班老師在人數約十個小朋友的近身觀察下,是否會有更真實呈孩子表現的面貌。果然李老師知道我的來意,她說:『當我看到學校老師留言的第一時間,同樣的也是傻眼。是否老師言重了呢?!』我們討論孩子學習的種種,包括個性、態度、人際互動……,李老師對孩子好動、調皮的定義有屬於自己的標準,基本上她還是強調:是孩子都有調皮耍脾氣的時候。

後來,安親班李老師建議我們親自到學校找老師談談,她說:面對面的溝通讓老師也能真正感受到;你們對孩子的教養觀念與期許,並可以清楚的讓老師跟我們表達;佳霖有哪些需要改進或者這孩子必須要去克服的事情。於是我決定下週親自到學校和老師好好懇談,畢竟一個良性的互動溝通,比封閉式的誤解來得有意義多了。李老師也希望我們用更多獎勵的方式替代一貫口頭式的告誡,我們也採納了這個好點子:我製作了一張佳霖的獎勵表,佳霖在學校如果能不調皮搗蛋讓老師寫在聯絡簿上;將可獲得一個卡通章獎勵;集滿十個章可以換一份老爸挑的小禮物,但一被老師標明一個【警示注意】就要被扣一個章。他也欣然接受這個好主意!

孩子成長中的每一步,都是奠定未來屬於他自己人生的每個基礎。我們或許都只是居於協助、鼓勵、陪伴他的角色,終究屬於他的就得由他親自去感受與學習。縱使一次次的跌倒、不如意,何不都為生命寫下許多美好的見證。我的孩子在學習,我們不也是?!

創作者介紹

面對

林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