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O老師在聯絡簿上告知我們:佳霖跟班上的緯霖、育德起了衝突;並有了肢體上的摩擦……。我冷靜了一下、想了一想,我在聯絡簿上寫下:煩請JUNO老師跟班上的幾個男生談談『再過幾個月後,他們就要各奔前程、上小學了!』如果這段期間,他們因為打打鬧鬧而產生了不愉快的裂痕,孩子記得的會不會只是『負面的記憶』?是否該讓孩子們體會珍重再見的那份『緣起緣落』!

經過了JUNO老師和孩子們的溝通後,佳霖開始會去思考:緯霖要讀崇學國小、育德要唸仁德國小、自己則讀復興國小……以後想再見到他們的機會就會變少了!至於熟悉新環境的種種心理建設,就得靠我們在平常生活中;不斷給予『小學與幼稚園』兩者身分不同的差異性說明了。

天下絕沒有不散的筵席,天下也永遠有等待著開始的筵席。只要人生夠有趣、創造性夠精采,任何時間任和地點都限制不了人們思考的領域。孩子也該有屬於自己一套的生存哲學,『隨遇而安』『順勢而為』都是他們必須去面對的人際課題。更何況,如果每遭逢一次挑戰,為人父母的總跳出來干涉一次;那孩子親身走過的歷程便大大的被剝奪、縮減了。『生命只為走這一遭,無論輸贏皆能接受』其實,孩子將來是否能夠成功,是取決於他的挫折忍受度有多高。

真正的成功是屬於經得起失敗和挫折;並且在挫折中還敢於再出發的孩子。至於那些戰戰兢兢不敢犯錯的人,反倒容易被社會所淘汰。越是擔當得起生命重大失敗的人,將來往往也越可能獲得更大的成功。一個人越有輸得起的心態,內在壓力便越能得到釋放,這樣的人也比較不會把自己逼入痛苦的深淵或走上絕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白 的頭像
林白

面對

林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