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會把全家出遊的照片,一張張用A4彩色像紙列印、護貝後;再一一張貼在客廳的牆上,這個動作基本上已累積了三四個月、五六個遊程,所以孩子身上的衣服、牙齒、頭髮、甚至是照片裡的神情動作;都有著明顯的差距。

有時候佳霖會學妹妹的表情耍寶,有時妹妹會學著哥哥張牙列嘴;我們也會談論著當時照片裡的故事、遊玩的情景……,於是所有歡樂的、嘻笑的畫面,逐一歷歷在目。我也總在想:如果我也能擁有更多孩提時的照片,我是不是也能將情感回溯到更早以前的美好時光?現在我能找到唯一一張最早的照片竟是『幼稚園大班的畢業照』,接著就是高中時期的……。想想這中斷的十年,屬於我個人的照片故事『竟然是零』!

在我們那一代父母的眼中,『養活孩子』絕對比外在的『休閒娛樂』來得重要!買一台相機不如多買幾袋白米,能將五個孩子一個個往上拉拔,對他們而言:顯然已是極沉重的負擔了,更遑論多花心思去紀錄孩子的成長?這是時代使然,我們也不曾因此而怨懟過自己的父母。只不過偶而會遺憾那段放聲開懷大笑的歲月,沒能被紀錄下來吧!

大學時期我開始玩單眼相機,開始幫別人拍美美的照片。當時最常出現在鏡頭前的正是佳霖的媽媽,當年我二十、她才十九。好快……這一過竟然已是二十個年頭!我開始用相片紀錄下屬於我們自己的青春歲月,所以那時期我擁有了許許多多美麗且珍貴的回憶畫面。再經過許多年,我們結婚生下佳霖˙芸安,從他們呱呱墜地開始,一本本成長照片變成了一頁頁說不完的共同記憶;這記憶的長廊開滿了幸福的花朵,走著走著,一個不留神便沉醉在這幸福的迷宮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白 的頭像
林白

面對

林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