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安安:

我們一家子在肯德基點了一桌豐盛的晚餐,窗外是一列車水馬龍。哥哥只吵著要兒童餐的玩具;什麼都不吃。妳則因為白天在關子嶺泡了一天的溫泉,累得攤在椅子上睡著了。

今晚店裡的客人不多,偌大的玻璃窗透著外頭的冷空氣,和著室內微溫的暖氣;結成薄薄的一層霧氣。突然窗子角落出現一張孩子的臉孔,孩子的周遭沒見著大人陪伴,我看著他瘦骨如柴的身軀;雙眼因為瘦而略顯突出異常,從外表看來:他應該有些時候沒吃過東西了吧!

我們繼續對望著,不過我吃炸雞的動作卻因此而略顯不自然。很怪的感覺,卻如此真實的存在著。佳霖持續不斷的把玩著手裡的玩具,滿桌的食物遠比不上一只手中的怪獸,這孩子和窗外那孩子:誰在戲裡、誰又在戲外呢?

很多時候我們因為太在意自己的感受,而常忽略了自己身在福中的簡單哲學。就像我們習慣的要求別人給予的付出,卻從不曾想過自己到底真正擁有過些什麼;只是不斷的希望得到更多。或許我們擁有的一點點,對需要的人來說卻是一大塊,只不過我們刻意忽略掉了,因為我們還在幸福的圈圈裡打轉。

生命的過程中,我們常常只留戀一些跟我們切身有關的利害,我們卻很少真正去思考:我們所得到的利害,往往也會是他人生命裡利害的關鍵。老爸當然不只是單純的同情眼前的小男孩,而是以更深沉的態度去面對真實生命的殘酷。

這年頭很多人都想躲在門外看戲,然後暗自竊喜。殊不知在某個時空背景下,自己也早已成了戲裡的一個角色。很多冷眼旁觀,甚或是用高道德標準審核別人的人,其實也早已落入某個共犯的結構體系之中了。這也正是莊子『究竟我是蝶?或是蝶是我?』的哲學領域。

當我們把滿桌豐盛的佳餚一掃而空時,那玻璃窗外的小男孩早已不見蹤影。妳仍舊睡得正甜,哥哥好不容易啃完一隻雞腿;空出來的一雙手,仍舊握著玩具不放。老爸深知幸福得來不易,卻也想讓你們知道倚在窗外寒風中的男孩:他對生命有著哪些跟你們不一樣的想法?

創作者介紹

面對

林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