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安安:

外頭的風暴如常
心靜得連一絲細縫也沒有
看著倚在門外等待著青春歸來的爺爺
很想告訴他青春一去不復回的真相
無奈風聲太大
我接觸不到他的心跳
徒留一地風霜
拂了還滿

他們從我年輕時不斷告訴我
人心的險惡以及社會的陰暗
當時我還不懂
因為我的想法一向單純一向浪漫
幻想可以百毒不侵

遠遠的汽笛聲震耳欲聾
像是催促著我搭上列車
到天涯海角的世界盡頭

或許流浪就可以沒有了名字

那掛在扶桑上的銅鈴
迎著風
發出了歲月刻畫出的優美弧度
當時白雲稀疏
藍天倒佔了地利

生命的脆弱常在彈指之間流逝
旅程中錯過的美麗景緻常在懊悔中度過
握在手裡的究竟算不算幸福
人類的渺小總在痛失執愛後才會猛然發現

創作者介紹

面對

林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