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安安:

最近公司裡來了幾個工讀生,他們的年紀約莫是二十歲;正值青春、花樣年華。老爸喜歡跟他們聊天,或許偶而說說老生常談的人生道理。他們的笑容總是那麼洋溢著生命力,這熟悉的臉孔老爸也曾經歷過,不過那已經是十六年前的事了。

當時老爸人在台北木柵唸書,第一年在肯德基打工,時薪五十五元;雖然薪資微薄,不過生活卻踏實而歡喜。後來轉戰到卡莎米亞麵包店,時薪六十元;領班還可以偷偷讓我們吃剛出爐的熱騰騰麵包,那份滿足的滋味:餘韻猶存。畢業前,還曾到凱薩飯店端過盤子,時薪稍高--有八十元,不過必須上班到午夜。

細數那段打工歲月,著實讓老爸學到了很多出社會前的人情世故。或許時空背景不同,這批工讀生的時薪已經到達一百元,光從薪資來看已是幸福多了!不過或許現今的物價高了許多,一百元已經不復當年的一百元了。

人生的價值當然不應從金錢判斷起,所以我會跟他們談未來規劃與如何培養第二專長。年輕的本錢就是有無限的可能性,但適度的讓他們知道社會上訛虞我詐的現況,還是必要的。或許老爸長久以來率直的個性使然,所以一但碰上理念相同的人,便會滔滔不絕的說著。

李敖的『快意恩仇錄』是老爸極為欣賞的,畢竟我們都是血肉之軀,有著情緒的喜怒哀樂,這部分也非關年紀的長幼,對於一心想看人笑話、欺善怕惡的幼稚份子,我們需要的是更多的道德勇氣,只要立場是對的,憑什麼我們就得忍氣吞聲的當個唯唯諾諾的人,或許我們大可不必劍拔弩張的看待那些沒有水準的人,不過只要有人膽敢無聊的挑釁出手,我們當真是不用受那鳥氣的!

工讀生弟弟妹妹們,一聽到我慷慨激昂的侃侃而談,有些瞠目結舌、有些頻頻點頭、有些茫然不知所措、有些則露出不以為然的神情。也好!這就是社會很真實的社會。老爸也不會因此而對他們有了負面想法,至少老爸積極、熱情、正面的亮點一直還在,或許在人的一生中所能影響的人有限,不過只要這份關懷的心存在的一天,老爸依然喜歡和年輕的孩子說天道地。

晚上十一點,話別了工讀生弟弟,回頭一看,滿天星斗的夜空,一切都變得好美!老爸腦子裡想到的是:青春無敵。

創作者介紹

面對

林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