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安安:

很多人看別人都覺得比自己幸福、快樂,事實卻不然。幸福與否的決定權,其實是在於自己;假手於他人的幸福,只不過是短暫而虛浮的。一個不留神,都將被他人奪走、侵略。

桃園缺水幾天,有個退伍老兵自嘲的說:打仗都不曾受過傷,如今提了幾天水,卻腰閃了、腿瘸了。說的出口的痛,事實上已經不是痛,卻早已化作苦中作樂的人生觀,這等的幸福認知,其實無奈中帶點正面的勇氣。

內政部長的夫人連跳兩級,登上了屏東農技園區副主任。妻因夫貴的例子,在中國人的社會裡縱然隨處可見,但一點都不避嫌的當官心態,卻讓人不得不懷疑『世風日下』『佔盡便宜』的所謂幸福權貴,是否都建築在更多不公不義的標準上?

王小妹遭父母遺棄,最後在狠心保姆以沸騰的開水燒燙下,煎熬十天後結束了短短四年的生命。一個小女孩的幸福,無端捲入了幾個大人的恩斷情仇,原是開心快樂的童年,竟然受盡折磨、一命嗚呼。自以為給的是幸福的大人,與從不曾嘗過真正幸福的小女孩,存在他們之間的極端不對稱關係,突顯出人類的狂妄與始終想扮演『失敗上帝』的無知和偏執。

大學聯考放榜了,有接近九成的孩子可以上大學。想起老爸的那個年代三成不到的錄取率,真不知該替現代孩子慶幸還是擔憂?從十所不到的大學,擴增到一百多所,改變的是孩子們的價值觀?還是迷惘了台灣社會普遍的價值觀?當中真正得利者,會是孩子、抑或是辦學的財團?

父親節前夕有個統計資料:八成的孩子已經有一年之久,沒跟自己的父親談心事。在急公好利的現實環境中,可以依照平凡規律而堅定生活目標的,彷彿都快被這股現實洪流淹沒。至於幸福的主導權,幾乎旁落於他人,甚至更明白的說:帶領我們台灣向善、堅毅生存的那股力量不見了!

大多數人都在看著別人的幸福,抱怨著自己的不幸。其實我們還是何其有幸的可以表達、可以吐苦水,這世上還有多少深陷恐懼而不敢言的人,他們等待著的是那漫漫長夜後的一道黎明曙光,有些等不到的,生命就此消逝、殞落。

幸福與否自己最清楚,在有限的生命裡掌握自己擁有的幸福,當我們可以『笑看人生』起落時,其實真正的幸福就已在我們的身邊了。問再多人幸福是什麼?得到的反而是不切實際的空虛與等待!與其等著別人的施捨,不如表現出自己一身傲骨:以生命為師、生活為本,開創出屬於自己的幸福樂園,然後開心自在的耕耘。

創作者介紹

面對

林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