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朋友CONI的真實故事,一個原是單純卻又歷經波折女孩的童年記憶,很令人傷感,卻又不得不去面對的人生抉擇。如今她走了過來,談笑風生的開朗模樣,彷彿是在訴說一段不屬於自己的故事。看似瀟灑的背後,鎖著的該是十八年前那個無眠雨夜的心酸與深深的無奈……而我所能做的,就只是傾聽這段悠悠歲月遺留下的滄桑,並忠實寫下她的青春記事本……。】

 

媽媽離開那天,

天空灰濛濛的。

望著她離去時的背影,

我的心,下起了雨。

  

姊姊沒哭,

不因為堅強,

她滿臉寫的盡是恨。

 

二姊抿著嘴,眼淚就快落下。

『別沒志氣,走就走嘛。有什麼了不起!』

因為大姊的一句話,收拾起眼角閃爍的珍珠。

 

我顧不得志氣,

透過氣窗高喊:『媽咪不要走,不要走!』

嗓子啞了、心痛了,

盼到的卻是媽媽無聲無息消失在路的盡頭。

 

雨夜十二月,大姊十二歲、二姊十一歲、我十歲。

雨像發了狂似的無情無義,

打在三個弱不禁風小小孩的身上,

我們手上沒有傘,任憑濕漉漉的記憶漸漸褪去。

 

雨像千萬支細針,針針刺痛我們的身體、我們的心。

姊姊嘴巴不說,我也知道媽媽不會再回來了。

夜越來越沉,空氣越來越凝結,

時間定格在1987-12月,媽媽離去的那個夜。

2005-3月,大姊三十歲、二姊二十九歲、我二十八歲。

在外公的告別式上,我看到了『她』,這一別十八年。

她老了、胖了、改嫁了。

『媽媽』只不過是個遙遠的記憶名詞。

 

她走了過來,我竟沒有任何一絲感動。

就像天空飄下的小雨,來得那麼的無聲無息。

我的堅強不偽裝在臉上,是踏實的冷漠在心底。

微笑點頭,像是兩個世界的陌生,

期待多年的時刻,第一句話竟是『妳好嗎?』

很淡、很輕、很應酬、很不自覺。

 

十八年,六千五百多個日子,恍如隔世。

我們竟在如此不得不的時空下重逢!

這場雨該不是我十歲時的那場雨?

若是,我怎會叫不出一聲『媽』!

若不是,我怎會如此熟悉的記憶起那個無眠的雨夜?

 

而今,大姊在台北、二姊在台中、我在台南,

我又該怎麼讓她們相信:

那個當年愛哭的小女孩,

走過黯淡童年、走過青澀年少,

如今,竟可以如此瀟灑的笑看人生起落!

 

我承認:我一直不夠堅強,

因為我的心始終遺落在1987那個下著雨的模糊記憶裡。

創作者介紹

面對

林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幸福是傳說??
  • 看完..我都快哭ㄌ..心好痛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