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安安:

妳的額頭上烙著九針的傷疤,這讓老爸想起小時候因為調皮,老爸的額頭上也留下27針的印記。那是三次受傷所遺留下來的符號,一次是家裡蓋房子,老爸爬上尚未裝上的鐵窗滑落下來,縫了九針。一次是姑姑背著我,老爸不慎從她的背上摔下來,那次還是九針。接著又有一次,老爸被擺在地板上尖尖的跳棋刺到,又是九針……。

經過了生命中的幾次折騰與磨難,老爸終究還是活了下來。所以記憶中老爸的童年,幾乎是在跑遍各大寺廟、求神問譜中度過的。因此老爸自小對生命就充滿著無常的看法,正如同『既有生,焉畏死?』生死無時不在我們的生活週遭上上下下。造物者創造了人,於是我們便在生死之間輪迴、在當下真實感受。

老爸相信:認真走過,儘管偶而困頓、悲苦,至少還是屬於自己的人生;渾渾噩噩,縱使亮麗璀璨、晶璧輝煌,卻體會不出人生的真諦與生命的精采。如同週遭的朋友來來去去、是非紛紛擾擾,我們不也一樣必須親身感受甘之如飴的滋味?

林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